硫苏不苏☆

苏见/硫苏♡潜在宅舞圈和语c圈中♡欢迎找我玩儿☆
推达子翔太紘糖他们都是我的我的(出去
月歌☆Procella☆郁泪。
主要写写文,摸摸鱼,存存戏x

没标题。

剩余的暑假在写文中度过。然后再死几个月。
话说你们现在看我的头像是什么样的。

#随手GHOST.公主殿下
这人开始画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级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觉发出来都丢脸x毕竟lof上好多大触xx
就,很尴尬x
就,随便看看吧啊哈哈哈哈

[达翔]日常甜奶糖♡
和自家翔太的联戏,P1为达子P2是我家翔太写的,最后一句是他手残不小心多复制的x.

内容看的出来大概就是翔太淋湿了回来洗完澡后达子给他擦头发然后亲亲然后不可描述xx(喂
不开车。嘘。

这两天先缓缓,梗来的太多全都是虐梗再被自己虐之前先吃点糖做好心里准备,你们也准备准备x

[达翔]双结局—Happy End

—说出真心/HE路线结局
#这是糖,这是糖,这是糖/第一段会放中断的最后一部分/BE详情请点击头像看空间♡
#感谢您的观看。

“ 逹にぃ,我很快,就要去其他地方工作了,可能,会去很久,类似巡回那样久。 ”
不...会比那更久吧。
“这样啊..很忙呢,工作加油,别忘了照顾身体。”

许久。

“逹にぃ,关于今天的事...”
认为他会拒绝的自己率先打断了他的话。
“嘘,你先安静听我说。”
待他抬头正视我的时候,我才缓缓开口。
“也许你当那是一个玩笑,但并非那样,我知道有些唐突,可不那么做的话。”
“我怕以后没有机会告诉你了。”

“我喜欢你,翔太。你明白的,我是否认真,是否用心对待。说来也怪,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可是没办法啊,我就是喜欢苍井翔太这个人,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守护这个傻瓜。”
“在你亲口否认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话毕,我吞下口水,等待回答。
“那个... 逹にぃ..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
“诶..?”
也不知道他何时低下的头,这个角度根本看不见他的表情,然而对方这么一句话让自己突然慌了起来。
在自己酝酿该怎么回话时,翔太突然抬头弯眸给予笑容。
“我一直喜欢着逹にぃ,哪来的否认。”
我错愕了很久。

“也....也就是说...!!”
我告白成功了。

“可是...我们估计会分开很久。”
“没事,你忙于你的行程,我忙于我的工作,等你回来,别忘了我说过的话,还有你的回答。”
那晚,繁星洒满夜空,一直到无尽的地平线。

———————————————————

我们一直用邮件保持联系。
虽然收到的邮件越来越少,但我们都知道,各自都在忙碌于工作,为了快些见面。
那日刚与yorke讨论过新曲歌词,便看到翔太在事务所休息室与staff谈论什么,看他精神的样子,自己也安心许多。
过不了多久,结束谈论的翔太刚准备离开就瞥见不远处的自己,他错愕良久,随即报以微笑走向这里。

“好久不见。”
看着他的眼眸,突然内心感叹一番。
“见个鬼啦,臭家伙,让我等这么久。”无奈一笑掌心便往他头顶一抚便是虎揉。
他笑出声来向自己道歉。

他在之前就想好,回来的这夜没想休息,而是陪我去居酒屋喝酒。
“喂你能喝酒吗。”
“不能啊,我喝这个就好,酒就交给你解决了。”
他抬起握在手里装着果汁的玻璃杯示意,随后俯身提了几瓶啤酒上来。
“行啦行啦,交给我吧。”

我很庆幸我没有喝醉。在他的监督下,我依旧保持清醒,还能正常对话。
饭后我同他随处走走,聊聊工作的事儿,聊聊生活私事。
“听起来你过得还不错啊,我大可放心了。”
他没有回答,突然的沉默让我下意识的转头去看他,只看见他的侧脸泛出隐约的红。
我等了很久,他才挤出一句话。

“..没有達にい在身边...过得才不好..”
“噗嗤,你这家伙还能说出这么可爱的话啊——”
“.....!!”

“说实话,当时在游乐园,可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你会拒绝我,我可没想好怎么解除尴尬啊。”
“现在,我可以将空闲时间花在自己在乎的人身上,陪他做任何事儿。”
“谢谢你能喜欢我,翔太。”
“我爱你。”

END

[达翔]双结局—Bad End

—我永远得不到你
#BE三十/狂撒刀子#达视角
#HE明天发

与他相识已经好几年了。
从第一次接触开始,他就从未在记忆中消失,因为工作原因,和他的谈话逐渐增加,虽然时间不多,但能够以此慢慢增多对他了解,也足够了。

对他,说不清楚的感觉。但只要是他的事儿,我都会不自觉的去关心去在意。

「早上好,逹にぃ(≧∇≦)」

昨夜为了庆祝公演结束暂时的休息便与yorke和一些主要的satff人员约了喝酒,符合自己的性格放开了喝导致半醉昏倒一路被扛着到家。

由于窗帘没有紧闭的原因晨光很容易的冲进房间完美直射在脸上,光亮刺激着双眸,轻揉睡眼摸索着起身却差点被随意扔在地上的衬衫绊到摔倒。

头好疼。

洗漱清醒后才想起早上把自己吵醒的铃声,慌乱拿起手机便是翔太的早安短信,稍愣着勾唇轻笑按下按键回复短信。

「抱歉,我回复迟了,早上好。」

屏幕里一番询问后才明白他一大早打扰的原因。趁着我休息期间约我出来放松放松,对于翔太所说非常有效的放松方法我始终是很相信,因为是他所说的。
按他的计划来说,是先在我们熟知的游乐园附近回合再做行动。虽然头有些疼但短信中一字一句看得出他很想去游乐园,我也只好忍着陪他去。
说不定看着他的笑颜我就恢复了。

————————————————

头还是避免不了疼痛,抬手轻揉太阳穴试图减缓但想想都是无用。
大概在指定地点又等了几分钟后,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身影。为了不让他看出自己的难受便挤出笑容来伪装。

“没等多久,不要在意。”

其实要说放松,更多的是陪他来玩,看他前几次经过虎视眈眈了很久才肯离开的模样,不用思考都明白他的心思。还是和孩子一样没变。

不过,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机会。
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既然想过便值得一试。我一直以为,我和他的关系可谓朋友之上,望这个“以为”,是真的。

被他拉着玩儿过几个较刺激的游乐设施后,我的视线停留在一间不大的鬼屋上。沉思着要不要试一番而拉着身旁准备带自己去下一个游乐设施的翔太迈步就往那里走,但没走几步却被后方人扯在原地。

“怎么了?”
身后的翔太没有作答,只是抬眼带着惧怕的眼神回望自己。
“身体没有大碍吧,没有的话就..”
“不不不不去...!!”
微带颤抖的声音,不想被发现却又如此明显,足以让人明白,他在害怕。
“可是...好不容易来一次..”
大概是他认为自己对鬼屋的坚定便撒手放开了我的手,随之后退一步伴着十五度的鞠躬做了个“请”的动作。
“那..那我在外面等你好啦...”
由于想要看翔太反应的好奇心便一再决定带着他进去,抓着他的手腕任由他拍打也不放,硬是拖着他买完了鬼屋门票。

身旁人还在试图挣脱没有反应过来已经到了鬼屋入口,看着漆黑无尽和隐隐约约显出几个黑洞的长廊,翔太石化般愣在原地。
“喂。”
“鬼屋而已很快就结束了,里面的东西都是假的没什么好怕的,还有我在呢。”
趁对方放松了手指而轻收顺势拉住他的手给予安慰,本是听闻此番话准备安下心的时候,门口的工作人员传来这么一句话。
“先生,里面有真人扮演,不固定随意走动的。”
...........。
“好的翔太我们走吧。”
“诶?!???!?!???!——等等不要!!!饶了我吧不不不要啊!!!——”

要说鬼屋,肯定少不了漆黑鬼怪和诡异的BGM了,其实都是一个套路,就看怎么吓。
不到几分钟就已经经过半个场子了,但只是我的猜测,我想我的衣服已经被他抓的不成样子了吧,掌心的水分越来越多,估计也是他冒出的。
头疼还玩儿这个,真够刺激的。
虽然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不过对于翔太,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场子里漆黑一片,除了一些彩色极暗的LED灯,只能用手机手电筒来维持光亮,和翔太这个距离,转个头就能看见,这样就足够了。
但离的太近,每次转头都觉得与他的脸不差几个厘米。就要亲上了,我是被这个所吓到,所以我会反应的很快。
这么近距离的看他,我的心跳动的速度能快几十倍,紧张快速到要跳出来一般。不过幸好这里比较黑,看不大清楚我脸上的表情。

.....

从鬼屋出来后,翔太一直处于精神恍惚无精打采的情况。想起他在鬼屋阵阵叫唤,就觉得,他太可爱了。
“太过分了...”
为了弥补,只好买来香草冰淇淋作为赔偿。
“抱歉啦抱歉啦下次不会了,让你难受了,不好意思,还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请你。”
舌尖划过冰淇淋表面随即在嘴里尝味道,嫌不够便将其上半一小部分直接咬下吞掉。不过刺激后的甜食,也算减少方才的惊吓吧。
看翔太的样子,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了,让他快速转移注意力的话。...

“翔太。”打量着手里被吃下一半的冰淇淋突然正经起来沉默片刻终是吐出那句话。
“我喜欢你。”
他倒是反应挺快,马上将视线转到这里。
“诶...?”
“没听清楚吗,我喜欢你。”
我的确思考了很久,如果说了被拒绝,加上工作见面,会闹的双方都很尴尬。
若是被他讨厌......
太阳阳光减了不少,但手里的冰淇淋化的异常快,一阵冰凉从指尖传开,蔓延全身直至冻僵心脏。

———————————————————

“谢谢你能出来陪我..啊不过..说好了给你放松来着,结果玩儿的最开心的却是我..”
“没关系,看着你我就放松很多了。”
一直到晚餐结束,他都没有提及那句话的事儿,这也说明,他没有想过给我一个切实的答复。
两人沉默了很久。

“ 逹にぃ,我很快,就要去其他地方工作了,可能,会去很久,类似巡回那样久。 ”
不...会比那更久吧。
“这样啊..很忙呢,工作加油,别忘了照顾身体。”

许久。

“对不起, 逹にぃ。 ”
我就像在峭壁上松动的小石头,只要轻轻一碰即能结束生命。感受着绝望,从未有过希望。在最后的时刻。
“也许是我太冲动,不该说那句话..”
“嗯...真的很抱歉,我对逹にぃ,一直是兄弟或者哥哥那样对待。”
放弃一切,坠入深渊。
“这么一说,我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呢。”
全程下来,他始终没正视过一次我的双眼,他在害怕。
“足够了,翔太。”
“能够陪着你玩闹一天,已经足够了。”
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路上小心,再见。”

————————————————————

时间过去的很快,那日的事儿很快被繁杂的工作冲淡,等待遗忘,我从未想过他离开的这么快,距离也在一日后拉的这么快。
他在我的记忆里到底是什么人呢。
谁知道。
我本以为我能忘记他的所有倾心投身工作事业,但竟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刻,他回来了。
当时与他对上眼时,两人都是先错愕,而后避开视线,各做各的事情。我们二人的那条牵连着的细线,早已断裂。

他依旧没变。
“你好,我是苍井翔太,这次的企划还请多多指教。”
看着他的脸庞,一时顿住。
“啊....多多指教。”

也许我们本来就没有那个姻缘,我们命运中的那个人,本来就不是对方。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在鬼屋与他错愕对视的那一刻,他明显后退了一步,就那一秒。

他躲开了我的视线,躲开了我的心。

[达翔]犯人x侦探paro.“只是为了见你。”

#这个脑洞来自我家“翔太くん”的脑洞,这个人的脑洞很可怕,内容纯属虚构,不要乱想。
#超虐.我也不知道怎么写虐的。
#好了正片↓

既真实又虚假的梦。

在闹钟和手机铃声的打扰下,翔太得以清醒,透过纱帘的阳光直射他的双眼,红肿的疼痛使他无法一时间抬起眼帘。
轻揉睡眼时,他触到了脸庞的泪痕。他哭了。
“啊,手机,手机。”
胡乱摩挲着找到手机接起从有意识开始便从未断过的电话,听见那边低沉严肃的语气,翔太立马认真起来。

“案子?我来接吗?”

他是个侦探。
“苍井翔太”这个名字人人皆知,没有案子是他破不了的,灵活的思维和句句不杂乱的推理,无人能反驳。但众人的赞赏和吹捧,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满足。
他一直在寻找某样东西。

几年前,一切安好,他也安好。但就在那份不寻常的稳定中,出了些小小的差错。
逢上逃犯的车,恰巧与翔太相撞。
被好心人送去医院的苍井翔太,侥幸活了下来,却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记忆。

痊愈后的几个月,翔太路过某座高楼,碰见正在破案的侦探们,也正是因为翔太随口的一两句话传入他们的耳中使得他们得以结束这十几个月未解的难案。这也是侦探社主动找上他的原因。

回归正题。

对于接手无数案子的苍井翔太本不带有任何压力与紧张,可这次,他意外的慌了。
因为昨晚的梦。

既真实,又虚假。
这个梦,翔太记得很清楚,梦里他依旧是个侦探,囫囵接下一个异常奇怪的案子,案发现场是间特别阴暗又潮的房间,看起来常年不见光,但什么异味都没有。
宾馆标准的双人大床,旁边坐着一个男人,翔太试图看清他的脸却怎么也没看到。
梦境跳转,翔太和他对上了话。

他也记不清男人和他说了什么,只记得男人忽然间扯过他的衣领,顺利的印上他的唇。
不真实的触感,翔太感觉这个男人从嘴里渡了什么东西进来。

半截舌头。

也不知是什么让翔太如此断定,这就是死者的舌头。
正常人的反应,翔太捂着含着舌头的嘴离开了现场。
然而梦到这里,就结束了。

.......

正装之后,翔太出发前往目的地。

“您好,苍井翔太。”
与警方一番说明后,他开始了工作。
让他惊讶的是,案发现场与昨夜梦中的一模一样,阴暗,潮湿,没有怪味,很干净。还有那个床边的男人。
这回他是看的清清楚楚。
俊秀的脸庞,让人怎么看也联想不到“杀人犯”三个字。
翔太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第六感,他总觉得这个男人似曾相识。

“请问您的名字?..”
男人抬眼瞥了一眼面前的翔太似乎是惊讶了两秒,随即含糊的出言。
“铃木达央。”

出于个人需要,翔太让所有人在外待命,屋子里只剩下他与达央两人。
翔太扫视周围,最后落在达央身上。

“死者是昨夜十二时死去的?”
“嗯。”
“人是你杀的?”
“是。”

短短的几句话不能让翔太推出什么,他曲腿蹲在达央身边打量着达央,发觉他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什么东西在发亮。
“铃木先生手上的是...?”
“这个吗,是戒指。”
达央将右手抬至翔太的面前让他看的更加清楚些,翔太看到戒指的样式与纹路后错愕了很久。
翔太的家里,也存有这样一枚戒指。
自治疗后醒来,这枚戒指就早已戴在他的手上,出于记忆消失,关于戒指的这段记忆也自然随之流走。
但他认为,这枚戒指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所以他选择保存下来,藏在抽屉的最里处。

翔太看着达央手上的戒指,一时不知说什么话,为这一举动而疑惑的达央轻挥手着询问他。
“怎么了吗,苍井先生。”
“啊没,没有..!”
不知怎的,翔太有股说不出的难受。

他是否在某个丢失的记忆中曾与达央见过面?
翔太自己也不明白。

无意识的对上达央的双眸,他怔住了。
“...苍井先生。”
翔太还未应声回答,一股冰冷便从他的唇上传来。和那个梦一样,同这个男人接吻,那么他所做的下一步翔太自然明白。自身本能的反应让翔太想要推开达央但衣领却被达央抓的死死的,无法动弹,任凭达央将某样东西送进自己嘴里。
与腥味完全相反的,翔太感觉嘴里有不一样的甜味。

糖?

翔太动动舌头再次确认嘴里的东西,许久才反应过来,达央渡来的是水果糖。不明所以的翔太睁睁双眸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听到身旁达央的一阵轻笑。
“你以为,我会给你半截舌头吗,那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随即,他收回笑容,极其严肃的看着翔太。
“一直想见你,一直。”
一系列的不解,初次让翔太无法正确判断,反倒使思路变的混乱,根本没有思考的机会。

“果然如他们所说的,你忘了一切。”
达央说的,一定是关于失忆的事。
翔太看着达央的脸,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
在事故发生之前,翔太与达央本是一对恋人。擅自的决定使他们早早的就有了订婚戒指,常年不离身,这段不被人所发现而对于双方都觉得美好的恋情,竟然是由双方一起打破的。
达央被迫与其他女人订婚,也不知是不是家人发现的原因,随着父母的逼婚达央被困在了家里,无法联系上翔太。
但几年来的交往已无法断开两人对彼此的信任,翔太相信他,依旧像往常一样安分做自己的事,等待达央的出现。
可他没有等到,反倒碰上了事故,抹去了他所有的记忆。而达央正是因为在电视荧幕上得知关于翔太的消息,才办了这么一出杀人案,目的。
就是为了见他很久没有见到的恋人。

现在他的愿望达成了,也该是准备计划的下一步了。

“铃木..先生?.”
“拜托了,叫我一次达央。”
面对达央的请求,翔太只好答应他。
“..达央。”

就是这个语气,和几年前的一样。
达央眯起眼睛,将手上的戒指递给翔太,并说了让翔太觉得奇怪的话。

“我是个不称职的恋人,没有想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没有想过在一夜之间我和你的距离能拉的如此大,以至于你忘了我的存在,如果我能早点摆脱束缚,此刻我们应该不会待在这样一个让我觉得恶心的地方,也许就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你我的命运,就是分离吧。想想还真是不甘心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发生这样的事,以这样的方式同我见面,实在是太可笑了。”

“..翔..。苍井先生。我希望你能一直记得我,如果太唐突,那就请你自己选择吧。只要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与你见上一面,我就很满足了。
对不起,苍井先生,我曾经是深爱着你的,现在也是如此。”
许久,达央叹了口气。
“我会去自首的。”

最后,翔太攥紧手中的戒指,无声的看着达央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像达央说的,他真的去自首了。
那日之后,翔太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

一声不吭的,世界变成了冬天的颜色,纯白洁净,毫无瑕疵。
午后阳光更加强烈了些,照耀一片白雪的陆地。风雪中,一个男人撑着黑色的伞站在墓地的某一座墓碑前,极其的显眼。
墓碑的主人,就是铃木达央。

“好久不见,达央。”
因为达央希望翔太这么叫他,他便改了口。
碑前放置着花束和不起眼的两枚戒指,散发着微光。翔太只是看着墓碑,没有做任何举动。
到头来,翔太还是想找回那段记忆,可是并没有成功,他曾多次尝试放弃,但只要脑海闪过“铃木达央”四个字,哪怕是一秒,都会让翔太心痛到断了这个念头。
泪水从眼角流出,滑过脸颊。他可能是在忍耐。带着颤抖的语气,他轻轻吐出一句话。

“为什么到最后那一刻我才对你有一点点的好感呢。”

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END

【郁泪】寻找答案.祭典(丢个前奏。

#根据Lil`Coldfish歌曲梗编/脑洞大无所畏惧。
#这个新坑我填定了/。
#到处撒糖,撒糖.
「你觉得他能给你带来什么?」

今年夏日的最后一个祭典。
得到黑月大先生的许可而激动动身准备的两位,无不在期待夜晚的祭典。
今晚是最后的机会。

五指腹滑过缩缅布料置于身后利索的打上蝴蝶结,调整后这才执起泪的手前往目的地。
自相识以来,每逢祭典负责打理泪和服的人一直是郁,但也正因为是他,泪才放心的交给这个自己所信任的人。
“郁在帮我整理衣服的时候,很温柔。”
叮——♪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繁华街景,喧闹人群,这是夏夜的祭典。回荡耳畔渐行渐近的古曲像是在为祭典的开始做准备,同时也是在提醒人们,人生狂欢的时候即将来临。

天神祭,做的一年比一年好了。
接受几次教训的郁这次决定紧紧抓着泪的手腕,防止他在一定视线的人群中消失。
郁和他承诺过,会一直保护他。郁不是个口是心非的孩子。

接连几次捕捉失败的泪早已没了兴趣,虽然放弃但依旧盯着缸里的金鱼像孩子一般不肯离开,郁见状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服让他来挑战一番,但经过折腾,还是以失败告终,被两孩子逗笑的老板未经思考将一只不大的金鱼塞进袋子里递给了泪,
“这是给好孩子的礼物,拿去吧——!”

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金鱼,泪提着塑料袋子见金鱼如此活泼的游动,不经勾起了唇角。
“好了,泪,去下一个展摊吧。”
正当泪准备搭下手转身跟上郁,耳边突然响起清晰的银铃声,扰乱了泪的意识。
叮——♪
“泪..?”

身后没有人回应。

【郁泪】オズと秘密の爱.いくxるい篇

#根据「 オズと秘密の爱 」Drama改
#虐向确定/不定时更新
#拖了好久啊啊啊天哪感觉没有人看就放在那儿了xx(所以有人看嘛xx
-第三章

清晨。
暗蓝抹平之时,半月早已消失,空无的天空好似在等待红日的出现,如荒岛般的城区除了风声就别无他响。虽说初秋但也比夏日的早晨要来的凉,街道的石板上也多了不少的枫叶与枯叶,所谓秋来叶落,大概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郁比以往起的要早些。
他有晨跑的习惯,正因为多年晨跑的缘故而让早起成为了家常便饭。
可他在的这段时间,郁必须早去早回。郁无法将泪一个人留在家中,可能是有着莫名的亲切感,才如家人般的担心他。
在泪醒来时回到家。
郁在心里一遍遍重复。看着泪熟睡无法被吵醒的模样,郁这才安心的出门。
「我出去一下哦,泪。」

————————————

在艰难穿过地平线后,红日得以挂上天空。
汗水的一番洗礼也让郁感到酸累,沉着气息使自己呼吸平静下来,随即走向不远处的清泉边,清洗额角的汗水。泉水清澈如镜,透澈如钻石,就如郁的心,毫无杂念。

郁自己也不能明白,他全心帮助泪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与他对上眼的第一次,郁就觉得,泪一定是他一生里最重要的那个人。而同时他的潜意识随之给他下达了命令。
——保护他。

————————————

当郁回到家时,泪已经清醒,却一直坐在床上,直勾的盯着门口,这也顺势的与郁对上眸。
“啊...泪,已经醒了啊,早安。”
“早安,郁,刚刚是出门了吗..?”
泪什么都能猜到。
郁呆愣数秒而无奈的松气浅笑,拿来预备好的衣衫放在床边,泪伸手可触的地方。
“不过现在回来啦,泪关心的应该是今天的早饭才对哦。”
“该起床了,泪。”

吃过早饭,两人便急忙去了街市,寻找泪说的钥匙。
集市上很多人,完全没有早晨一样的冷清,嘈杂的声音却体现了人们辛勤的工作,但随处可见的笑容好似并不觉得劳累。
奇怪的是,除了年迈的老奶奶,集市上很少见到年轻的女人,为了解泪的疑惑,郁开始一边寻找一边给他解释。
这个集市不需要不会做苦力活的人。
不会工作的男人,是无法被留下,无法生存的。也正因为这样女人总是被男人保护着,却从来不会被看不起。
只是对女人而言。

潦草的一番解说,泪明白了一个大概,但与此同时,在他的心里,忽的想起一个声音。
「保护别人...我,做不到。」
这大概是他一时间的想法。

除了一篮子的蔬菜,再无他获。
“一不小心就买了这么多...抱歉啊,泪,没能找到钥匙。”
郁自责般笑了笑侧目看向身旁的人,而印入视线的,是泪不深但明显可清的笑容。
“今晚,似乎会有一顿大餐。”
就是那一刹那,面对着红霞泪君的脸庞让郁有种奇怪的感觉,好似在哪里触过,却毫无头绪。

“泪,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忽然间的询问,让泪立马变了脸色。他本就没有记忆,更别说对朋友的印象。泪沉思良久似乎是要说什么又很胆小的轻咬唇瓣,不敢开口。
“对不起泪..让你困扰了吧..就当我没有问过这个问题..好了好了,该回家了——!啊肚子饿了——泪今晚想吃什么吗,有很多食材。”
想要掩盖尴尬的气愤而快速转移了话题,未等人回过神便转身准备离开。泪大概是明白了此刻对方的内心,两三步二话不说的扯过郁的衣袖。

“只要是郁君做的,我都吃..。”

烈日沉睡了。

【郁泪】当你的枪抵在我的额头上/虐向注意.

#黑手黨私設/年后设定

-
我喜歡雨。
只要是雨天,我的心情都能莫名的變好,不管任何時候。
不管,任何時候....嗎。

夏凉夜的雨真的有種秋天的感覺。雨珠就像針一樣,重重的扎在身上,高空極速墜落的力道自己卻不為所動。
好冷。
將帶有帽子的襯衫外套包緊了些,抬臂伸手提起帽子往自己頭上蓋,不同以往的是今夜不希望雨淋濕自己的頭髮。大概是因為大雨天陰暗連城市也染成了灰色,凸顯城區另一面的難看。

自己和一個叫神無月郁的人從16歲開始就一直在一起,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是有他的地方,自己就會很安心。郁君說過,他會一直守護自己到離開為止。當然,自己也選擇守護他。
直到他離開我。
兩小指輕勾在一起,齊聲低喃著"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孩童般的淺笑好似什麼束縛都沒有一樣。純潔無暇的記憶,卻停止在黑暗前。

又是一個十年。
在社會灰暗骯髒風俗的洗禮下,兩人被拆散至不同的地方,從事相同的工作,卻改變不了兩人的關係。
敵對。
早已忘記是何年何月,郁在國外的時候,由於陰差陽錯而被選中成為黑手黨。本是應該退出卻在某黑手黨組織的名單里看到郁的名字,還未來得及開心便被名單上方一行文字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從那開始,神無月郁便是自己的敵人。

涼意透過鞋底從腳踝沖至頭頂,加上雨水沖刷讓人莫名發抖,街上空無一人,仿佛空城般恐怖,但這正符合自己的意思。
耳畔想起與自己步伐不同的腳步聲,大概是訓練過的原因,不經起了警戒心。當自己正要伸手抽出腰間的手槍,熟悉的氣息讓自己停下了思考和動作。
“郁...。”
自己沒有認錯,站在面前的,正是許久不見的老搭檔,神無月郁。

不可以..淚..他是你的敵人..。
一直壓抑著自己的心情,裝作很鎮定,長年沒有變過的面孔,卻多了一絲說不出情緒的不悅,輕蹙眉似是不想讓人看見。

「好久不見,淚。」

好久不見....
自己從未想到,兩人會有這樣的一天。
雷鳴伴隨著閃電的黯淡而響起,轟動了兩人的內心。
郁,他變了...
現在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郁的眸中,再也沒有光芒,只有深淵般的無盡,使人背後發涼。
不過沒關係,至少我還能再見妳一面。
我從沒有忘記,與郁的約定。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我會一直守護著妳。」
你沒有離開世界,但妳離開了我。
這大概..也是所謂的命運吧。

因打濕劉海而垂至雙眸前而看不清他的表情,從身後掏出手槍朝自己緩緩走來,但自己無法動彈,任憑他接近。
他的槍口,毫無疑問,指向自己的額頭。雨水打在槍面上,殘珠朝四周散開隨即墜落。食指緊緊抵在扳機上隨時扣下給予致命。
“郁...”
卻不如當年,大膽的喚他的名字。
我,是在害怕嗎。

如果,是郁的話。

“如果是郁的話,如果這是郁的任務。”
抬起垂下已久的眼簾,微微瞇眸給他淺淺的笑容,雨水打濕臉頰,與淚水交織在一起,早已分不出是淚是雨。
就算哭紅了雙眼,你也不會再,回到我的身邊了。
說好了,要守護到底。
這麼多年來,郁一直把我當親人一般,十分關照自己,他兌現了他的承諾。
所以,也讓我來兌現自己的承諾吧。
“郁,不用擔心的..我一直在你的身邊。”

將手臂放低了些,讓槍口對準自己的胸口,猶豫片刻,扣下扳機。
在自己睡下的前一刻,清楚的感受到,身體傳來的溫暖,還有炙熱的淚水。
他帶著哭腔輕聲在自己耳邊說道。

“對不起,淚。”

【郁泪】オズと秘密の愛.いくxるい篇

#根据「オズと秘密の愛」Drama改编
#虐向/不定时更新
#依旧没文笔x还短小x
第二章

“在离开之前,就把这里当作自己家一样好啦,不用客气,想要什么和我说就好了。”
“谢谢..。”
如此温柔大方的一个人,让泪彻底安心到以至于愿意听他的话。
——他不是坏人。

郁准备了很多食物,看样子是不希望泪饿着肚子。
在开水倒入装有茶包的玻璃杯时走神而不小心烫到了手,让郁反射性的缩了缩,听见郁几乎是细丝般的沉吟便快步冲进厨房询问情况。
“这么小的声音..泪也听得到吗...!”
郁对泪的听力而惊叹,极致到忘了方才被烫的手。
泪一面扯过郁的手放水里冲洗,一面低声喃喃着。
“看来没什么大事..拿冰敷一下就好了..”
泪似乎没有在意刚刚郁的话。
“郁,我来帮你吧..”
“啊..可是...!”
“如果,郁又燙到了怎么办..”
泪自然是照自己的话来帮忙郁,不待面前的人阻拦桌上的红茶早已被人拿起,晃着身子非常小心的走向大厅。
正当泪放下茶杯要往对面坐时被郁一把拉过让他坐自己身边,轻声问他。
“泪,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怎么来的,来的目的。”
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泪却听话的在脑海里寻找。
“大门..钥匙...。”
“我要找钥匙....!”
泪想起,刚来这里之前看到的大门,形状怪异的钥匙孔。
「找到钥匙,打开大门。」
“从来不记得这里有那样的大门。”
在泪描述一遍后,郁开始思考起来。
“这样吧,如果他将你带这里来,那这里肯定有钥匙。”
“是这样就好了呢....”
见泪担心的面孔便下定了决心,郁伸手为泪顺了顺额角的刘海眯起双眸露出笑颜。
“放心吧泪,我会帮你找到的,你尽管放一百个心。”

繁星点缀深海般的夜空,闪烁银光照亮些许黑暗,整个街区宁静下来就如空城一般,灰黑的和森林混成一片。
郁一直等泪睡下后才得以安心闭上眼,和所有人一起沉睡梦乡。

「晚安。」